Site Loading

重读聂卫平-再成绝境中的主将 两字找到取胜信念

重读聂卫平-再成绝境中的主将 两字找到取胜信念  在上一篇文章中,我们回顾到了在第二届中日擂台赛即将到来,日本队派出了比前一年更加强大的阵容。赛前大竹英雄表示,日本队的主将其实是山城宏,“武宫正树是参…

重读聂卫平-再成绝境中的主将 两字找到取胜信念

  在上一篇文章中,我们回顾到了在第二届中日擂台赛即将到来,日本队派出了比前一年更加强大的阵容。赛前大竹英雄表示,日本队的主将其实是山城宏,“武宫正树是参谋”,而他自己“只是一个拿鞭子的而”,意指到日本队第六个棋手出场,基本上就可以终结比赛了。而身负巨大期待的聂老则表示:“不管面对谁,我们都有信心去拼一下,因为我们做到过了!”

  1986年3月21日,第二届中日擂台赛正式打响。女子先锋之战芮迺伟执黑中盘胜楠光子,两日后又再胜森田。时隔一个月,4月20日,战场移至芮老的家乡上海,芮老主场作战不敌今村俊也。聂老在自传中分析,这是由于芮老“明显想赢怕输,心态上出现了反复”。随后登场的中国队少年棋手张璇也同样败下阵来。

  5月31日,中方钱宇平登台攻擂,成功将今村俊也斩于马下,弥补了在上一届中负于小林光一的遗憾。但随后便负于小林觉。至此,双方战至3:3平。

  但擂台赛中选手的状态与感觉往往不可预料,一旦找到了获胜的感觉便往往势不可挡。之后小林觉直下邵震中、曹大元、江铸久、刘小光,豪取五连胜!直逼出我方副将马晓春,按聂老自传中的描述,马老一反以往轻灵随意的风格,全力以赴,最终以四分之三子这个围棋比赛中最小的单位获胜。虽然很快马老便负于有“新一代计算机”之称的片岗聪,但截断小林觉的连胜确实意义非凡的。聂老在自传中这样表示:“胜果非常惊险,而更惊险的是刹住了小林觉连胜的风头,如果让他直接杀到我帐下,心态对比和后来的进程就完全不同了,那结果也就很难料了。”

  至此,双方的比分战成8:4,中国队再一次只剩下了聂老最为最后的防线。日本队目前还剩五人,只要聂老负于其中任何一个人,那么本届中日擂台赛的最终胜负就已经见分晓了。再回想大竹英雄赛前的话,此时似乎不算狂妄了。聂老即使复刻上一届比赛中的三连胜,似乎也逼不得武宫正树和大竹英雄出场。

  擂台赛的主将和其他队员面对的比赛是不一样的,他们退无可退,身后就是最终的胜负,代表一个国家队的最后胜负,肩负着所有人的希望。同时也很容易背下大部分失败的锅。但对于有些人来说,压力就是能变成动力,当前所未有的压力降临时,会带给他们无法抗拒的使命感,这让他们有勇气一次次地去挑战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赛前的新体育杯循环圈比赛,聂老在不断地尝试新的思路。最终先负于芮老,总结教训后在对战邵震中时获胜,但随后再负于王剑坤。竞技场上,你所处的位置越高,肩负的期待越多,那么众人看你的眼光就越严苛。这次比赛后外界一片哗然,担心起了聂老的状态。

  随后又来了一场记者采访,聂老一向要强,况且战前岂能怯战?于是尽管心有担忧,甚至觉得输面打过迎面,聂老也还是“变通”地表示:“棋是一盘一盘下的,对他们每个人的对局,大概率是胜负概率各半。”聂老想表达的是一个数学概率的概念,但是这位记者转头便在报纸上写到聂老非常乐观,觉得有50%的把握取胜。不得不说,我们的围棋领军人物们,似乎总能因为胜负概率发生一些有趣的故事。数据的具体化总能带来有趣的观感不同,就像后来梦百合杯赛前柯洁被问到,对李世石说“不管对谁都有五成胜率”有什么看法。也许柯洁当然也是抱有赛前不能怯战的想法,话赶话便回击到:“如果一共是一百成胜率,那他有五成。”这怎么看都是一个取巧的话术罢了,但数据具体化下来,变成了经典的高考作文模拟题,“小柯赛前方言前辈对手仅有5%胜率”,视觉效果一下就出来了。

  言归正传,这次报道一出来可就精彩了,之前比赛失利是状态有问题,现在又赛前“骄傲自满”,态度也有问题了。随后聂老便被甚至是一贯支持他的领导们叫去批评了。
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位重要的人物出现了,在所有人都对聂老表示担忧,甚至批评指责的时候,小平爷爷对聂老说了两个字:“哀兵。”

  聂老在自传中说到:“一般人都说‘哀兵必胜’,他就两个字,意思全在里面了。这样的形势下,任何结果都是正常的,让我卸下精神包袱,专注于棋,用好的心态全力以赴,也许会出现奇迹,他就是相信我还有赢的希望。这给了我很大的鼓舞。”

  (聂卫平工作室 Prime)